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白夜    P 24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24 / 144
類別:文學

 

白夜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第24,共144。
我錯了,我錯了,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不過我還是要趕緊辯解一下。昨天五點多鐘,正在我們懷着真正關切的心情想起您的時候,我姑父斯捷潘·阿列克謝依奇派人送來急信,說姑媽病危。我怕妻子受驚,沒對她透露半點風聲,只說有別的緊急事,要去姑媽家。我發現姑媽已經半死不活,氣息奄奄。五點正她中風昏倒,這已經是兩年中的第三次中風了。他們家的醫生卡爾·費多雷奇說她可能活不到一夜了。請您想想我的處境吧,我最最珍貴的朋友,我整夜未曾睡覺,上下奔忙,心情十分悲傷!直到第二天清晨,我已精疲力盡,實在肉體上和精神上都支持不住了,於是就躺在他們家的沙發上睡着了,忘了要他們及時把我叫醒,所以一直睡到十一點半鐘才醒來。姑媽病情好轉。我便回到妻子身邊。她真可憐,為了等我,她受盡了驚嚇。我隨便吃了點東西,安慰安慰妻子,抱抱孩子,便動身去找您。您不在家。我發現葉夫格尼·尼古拉依奇就在您家。於是回到家裡,現在拿起筆來給您寫信。請您別埋怨我,別生我的氣,我真摯的朋友。您打吧,砍下我這有罪人的腦袋吧,不過,千萬不要讓我失去您的友情!我從您夫人口中瞭解到,您晚上將到斯拉維亞諾夫家去,我也一定去那裡。我懷着極其迫切的心情,等待您大駕光臨。
現在仍然忠於您的朋友……
又及:我們家的孩子使我們真正絶望了。卡爾·費多雷奇給他開了藥方,讓他服大黃汁。但他一直呻吟不止,昨天任何人都認不出來了,幸好今天開始認得人了,而且不停地叫着爸爸、媽媽……整個早晨我妻子都是淚流滿面。
(四)

(伊凡·彼得羅維奇致彼得·伊凡內奇)彼得·伊凡內奇閣下!

我現在在您家裡、在您的房間裡、在您的寫字檯上給您寫信。而在拿起筆來以前,我等了您兩個半小時以上。現在請您允許我,彼得·伊凡內奇,就這一糟糕局面,坦率地說出我的一點意見。從您最後的一封信中,得知有人在斯拉維亞諾夫家等您,您叫我到那裡去,我去了,坐了五個鐘頭,可是您卻沒來。怎麼,照您的意見,難道我就應該讓人嘲笑嗎?請問,閣下……今天上午我去找您,滿以為可以找到您,所以沒採取某些容易上當受騙的人所使用的手法,他們往往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去找人,其實他們可以在任何體面的時間到對方的室裡找得到的。但在您家裡,卻看不見您的蹤影。
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能阻止我現在向您不客氣地說出全部真相。我要說的只有一點,就是我覺得您打算背棄前言,不准備承認我們商定好的條件。所以我現在一想起整個事情的前前後後,我就不能不承認,您的詭計多端,實在讓我吃驚。我現在清楚地看到,您的不懷好意,是早已有之的。證明我的設想的是您在上個星期就以几乎不能容忍的方式,把您寫給我的一封信弄到了手,在那封信裡您親自敘述了您我共同商定有關那件您非常熟悉的事情的全部條件,雖然您說得相當隱晦,含含糊糊。您害怕白紙黑字寫成的檔案,打算把它們毀掉,而把我當傻瓜玩弄。但是我不允許別人把我當傻瓜玩弄,因為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人認為我是傻瓜,而且在這件事情上,大家對我的反映,都是很好的。我現在睜開了兩眼,看清了一切。您想愚弄我,利用葉夫格尼·尼古拉依奇來矇蔽我。在這之前,我沒有識破您本月七日給我的來信,便帶著這封信來找您解釋,您卻假意約會,自己則躲藏起來。閣下,您不會以為我無力發現這一切吧?我給您效勞,介紹了各種各樣的人物,這一點您是很清楚的,而且答應要酬謝我的。但不知怎的,您竟然拿走了我一大筆的錢,又不打收條,而且這事發生並不久,就在上一星期。現在呢,您把錢拿走以後就躲了起來,而且還否認我在葉夫格尼·尼古拉依奇的事情上所效的勞。也許,您寄希望於我很快去辛比爾斯克,以為我來不及與您算賬。但是我要向您莊嚴地宣佈,並用我的人格擔保,如果事情如此發展,我準備特意留下來,在彼得堡再住兩個月,一定要把事情辦好,既達到目的,也找到您。我們有時候也會故意刁難人的。最後,我向您宣佈,如果您今天不向我作出滿意的解釋,可以先寫信,然後面談,親自面對面地談;如果您不在信中把您我之間原先談妥的主要條件,重述一遍,並徹底講清楚您對葉夫格尼·尼古拉依奇的看法,那麼我將不得不採取對您很不利的措施,當然這些措施我自己也是很反感的。
忠實于您的……
(五)
(彼得·伊凡內奇致伊凡·彼得羅維奇)
1111日我最尊敬、最親愛的朋友伊凡·彼得羅維奇!
您的來信深深刺痛了我,使我感到非常傷心。難道您,我親愛的,然而是不公正的朋友,這樣對待您最好的、最關心您的朋友而不覺得良心有愧嗎?居然不弄清事情的全部情況,就急於用這種侮辱人的懷疑來傷害我!但是我得急於回答您的指責。您昨天沒有碰到我,伊凡·彼得羅維奇,是因為我突然被意外地叫去給彌留之際的姑媽送終。姑媽葉夫菲米亞·尼古拉耶夫娜于昨天晚上午夜十一點去世。全體親屬一致推舉我主持喪事。事情很多,所以今天早晨我來不及與您見面,下面匆匆忙忙寫幾句話告訴您。對於出現在我們之間的誤會,我從內心裡感到悲哀。我關於葉夫格尼·尼古拉耶維奇的那幾句話,是我隨隨便便說出來的,是開的一個玩笑,您卻從反面加以理解,從而給整個事情賦予了使我深感屈辱的涵義。您提到錢的問題,而且對此深表不安。不過,我並不感到委曲,而且準備滿足您的一切願望和要求,雖然在這裡我不能不順便提醒您一句,那三百五十銀盧布是我上星期從您那里根據一定的條件拿走的,並不是貸款。如果是貸款,那肯定是要有借據的。至于您在信中提到的其他各點,我就不予解釋了。我看這是一場誤會,我在這裡看到了您的快速、急躁和直率的性格。我知道您的善良和坦率的性格不容許您心裡留下懷疑。最後您肯定會親自首先向我伸出您的手的。您弄錯了,伊凡·彼得羅維奇,您確實大錯而特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