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    P 238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238 / 238
類別:文學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第238,共238。
「諸位,我們快要分手了。我現在暫時還要照顧兩個哥哥,其中一個就要去流放,另一個病得快死。但是不久我就將離開這個城市,也許長久地離開。諸位,我們快要分離了。現在讓我們在伊留莎的石頭旁邊互相約定,第一,永不忘記伊留莎,第二,永不互相遺忘。以後我們一生中無論發生什麼事,即使有二十年不見面,我們也仍舊要記住,我們是怎樣殯葬一個可憐的男孩,他曾在橋頭被我們用石頭扔過,你們記得麼?但以後我們大家又怎樣愛起他來。他是個可愛的孩子,善良、勇敢的孩子,感到父親名譽上所受的痛心的侮辱,因此要起來反抗。所以首先,我們要一輩子記住他。即使以後我們忙於辦重要的大事,有了顯赫的地位,或者陷入了某種巨大的不幸,——你們也無論如何不要忘記,我們曾經在這裏感到多麼美好,我們大家同心協力,由一種美好善良的情感聯繫在一起,——這種情感在我們愛那個可憐的小孩的時候,或許會使我們也能變成一個比目前實際的我們更好一些的人。我的小鴿子們,請你們允許我叫你們小鴿子吧,因為你們全很象鴿子,很象那些美麗的藍灰色的小鳥兒,現在,在我看著你們善良、可愛的臉龐的時候,我的可愛的小朋友們,也許你們還不瞭解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因為我的話往往說得很不清楚,但是你們一定會記住,而且將來總有一天會贊同我的話的。你們要知道,一個好的回憶,特別是兒童時代,從父母家裏留下來的回憶,是世上最高尚,最強烈,最健康,而且對未來的生活最為有益的東西。人們對你們講了許多教育你們的話,但是從兒童時代保存下來的美好、神聖的回憶也許是最好的回憶。如果一個人能把許多這類的回憶帶到生活裏去,他就會一輩子得救。甚至即使只有一個好的回憶留在我們的心裏,也許在什麼時候它也能成為拯救我們的一個手段。我們以後也許會成為惡人,甚至無力剋制自己去做壞事,嘲笑人們所流的眼淚,取笑那些象柯裏亞剛才那樣喊出:『我要為全人類受苦』的話的人們,——也許我們要惡毒地嘲弄這些人。但是無論如何,無論我們怎樣壞,只要一想到我們怎樣殯葬伊留莎,在他一生最後的幾天裏我們怎樣愛他,我們怎樣一塊兒親密地在這塊石頭旁邊談話,那麼就是我們中間最殘酷,最好嘲笑的人,——假使我們將來會成為這樣的人的話,也總不敢在內心裏對於他在此刻曾經是那麼善良這一點暗自加以嘲笑!不但如此,也許正是這一個回憶,會阻止他做出最大的壞事,使他沉思一下,說道:『是的,當時我是善良的,勇敢的,誠實的。』即使他要嘲笑自己,這也不要緊,人是時常取笑善良和美好的東西的;這只是因為輕浮淺薄;但是我要告訴你們,諸位,他剛一嘲笑,心裏就立刻會說:『不,我這樣嘲笑是很壞的,因為這是不能嘲笑的呀!』」
「一定會這樣,卡拉馬佐夫,我明白你的意思,卡拉馬佐夫!」柯裏亞兩眼放光地大聲喊起來。孩子們都很激動,也想說點什麼,但是忍住了,友愛地瞧著這位演說家。
「我說這話,是害怕我們將來會成為壞人,」阿遼沙繼續說,「但是為什麼我們一定會成為壞人呢,諸位?最要緊的是,我們首先應該善良,其次要誠實,再其次是以後永遠不要互相遺忘。這話我還要重複一下。諸位,我要對你們發誓,我不會忘記你們中間的任何一個;現在瞧著我的每一張臉我都要記住,哪怕過三十年以後也這樣。柯裏亞剛才對卡爾塔紹夫說,我們似乎不願意知道:『世上有沒有他這個人!』難道我會忘記,世上曾有卡爾塔紹夫這個人麼?他現在已不會象那次發見特洛伊的秘密時那樣臉紅,他睜大著可愛的、善良而快樂的眼睛望著我。諸位,可愛的諸位,我們大家應該寬厚而且勇敢,象伊留莎一樣:聰明,勇敢,而且寬厚,象柯裏亞一樣,——他長大以後,還會更聰明的,我們還要象卡爾塔紹夫一樣的怕羞但卻聰明而且可愛。我又何必只說他們兩人。諸位,從此以後你們大家對於我都是可愛的,我會把你們大家保留在我的心裏,我請求你們也把我保留在你們的心裏!誰把我們聯結在這善良的情感之中,使我們現在一輩子記住它,而且樂意想起它的呢?正是那個伊留莎!正是那個善良的孩子,親愛的孩子,我們一輩子感到寶貴的孩子!我們永遠不要忘記他,對於他的永恆的、美好的紀念,從今以後將永遠永遠地留在我們的心裏!」
「是的,是的,永遠的,永遠的!」所有的孩子全顯出感動的臉色,用響亮的嗓音喊了起來。

「我們要記住他的相貌,他的衣裳,他的可憐的小靴子,他的小棺材,他的不幸的、有罪的父親,我們要記住他為了父親怎樣獨自勇敢地反抗全班的人!」
「我們要記住!我們要記住!」男孩們又喊起來。「他是勇敢的;他是善良的人!」
「我多麼愛他!」柯裏亞叫道。
「孩子們,親愛的小朋友們,你們不要懼怕生活!在你做了一點好事、正直的事的時候,生活是多麼美好啊!」

「是的,是的。」孩子們歡欣地附和著。
「卡拉馬佐夫,我們愛你!」一個聲音,好象是卡爾塔紹夫的聲音忍不住喊了出來。
「我們愛你,我們愛你。」大家也都齊聲應和說。有許多人的眼睛裏閃著晶瑩的淚光。
「烏拉,卡拉馬佐夫!」柯裏亞興奮地歡呼說。
「永恆地紀念死去的孩子!」阿遼沙滿腔深情地接了一句。
「永恆地紀念!」孩子們又齊聲說。
「卡拉馬佐夫!」柯裏亞說,「宗教告訴人們,我們大家死後會重新復活,互相見面,一切人和伊留莎都可以見到,這是真的嗎?」
「我們一定會復活的,我們會快樂地相見,互相歡歡喜喜地訴說過去的一切。」阿遼沙半玩笑半興奮地回答說。
「這可真好!」柯裏亞脫口說了出來。
「現在我們結束我們的談話吧,該去赴他的追悼宴了。你們不要為吃煎餅而生氣。這是古代留下的老習慣,這裏面也有使人感到美好的東西。」阿遼沙笑著說。「我們去吧,現在我們手拉著手一起前去。」
「永遠這樣,一輩子手拉著手!烏拉,卡拉馬佐夫!」柯裏亞又歡呼起來,所有的孩子們也都再次地齊聲喊了起來。
             (全文完)